LED照明市场竞争激烈国际照明巨头战略转型

 行业动态     |      2022-11-23 09:43

1. 表示

继飞利浦照明在2018年3月的法兰克福照明展上宣布,计划将公司名称变更为昕诺飞。5月16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世界上第一个“国际光日”(International Day of Light)。与此同时,Philips Lighting NV 正式更名为 Signify NV。同时,中文名“签诺菲”也一并发布。根据与皇家飞利浦的授权协议,其照明产品将继续使用拥有100年历史的PHILIPS品牌;同时,其物联网品牌Interact也将发布。新的公司名称源于对照明的新定义:光已经成为一种智能语言,连接和传递信息。这也标志着昕诺飞的下一个重点,

2018年8月,昕诺飞宣布完成对城市景观照明厂商深圳雷鸣科技的收购。雷鸣的相关业务将由新成立的深圳雷飞照明管理运营。新公司将继续沿用LiteMagic和LiteMeta作为产品品牌。此次收购加强了昕诺飞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城市景观照明市场的影响力。

2018年11月,昕诺飞与西蒙电气作为照明行业代表参加首届进博会。

2018 年 12 月,昕诺飞将其位于德国乌尔姆的垂直腔面发射激光器 (VCSEL) 业务 Philips Photonics 出售给德国老牌激光公司 Trumpf。这与其老对手欧司朗在VCSEL领域的一系列布局动作背道而驰。

2. 欧司朗

自2017年成功拆分朗德万斯后,欧司朗加快了转型步伐,动作频频。先后通过旗下创投事业部Fluxunit收购或控股十余家公司,涵盖汽车照明、农业照明、医疗照明、娱乐照明、智能控制、物联网数据平台、光管理软件、激光器、传感器等领域。此外,它还与德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大陆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并与日本LED器件制造商日亚化学就光电产品和技术应用领域进行了洽谈。专利交叉许可。

2018年8月,欧司朗决定出售其LSS部门的LS照明解决方案业务,其中包括德国的Siteco照明业务和北美的Sylvania Lighting Services(SLS)业务;以及Traxon和e:cue的相关业务,以及在亚洲的灯具、动态照明和控制系统业务不在此次出售之列。后续到今年1月ge照明退出中国,欧司朗将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威尔明顿的SLS业务出售给西科国际(WESCO)。

欧司朗将CLB和LLS事业部拆分为LEDVANCE,形成三个事业部:Lighting Solutions and Systems(LSS,包括Lighting Solutions Division LS和Digital Lighting Systems Division DS)、Special Lighting(SP)和Opto Semiconductors(OS)。11月,欧司朗宣布,从2019财年开始,三大业务部门将重新调整为汽车(AM)、数码(DI)和光电半导体(OS)。

这一系列的调整反映了欧司朗将重点发展以半导体技术为基础的高科技产品。并不断加强在物联网数据平台、智能控制、灯光管理软件、身份识别、激光和传感器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的业务,进而从传统照明企业向高新技术企业的战略构想发展。科技公司。

3. 奥德堡

久居欧洲三大巨头之一的ZUMTOBEL集团,主要动作是整合旗下品牌以应对竞争变化。最初,它有五个主要品牌:zumtobel(室内照明)、Thorn(室内外照明)、Tridonic(驱动器、调光器、COB器件)、acdc(景观照明)和Reiss(特殊照明)。今年,为应对愈演愈烈的价格竞争,新成立经济型索恩eco Thorn,顺应照明系统解决方案已燎原之势的zumtobel集团服务zgs。

4.朗德万斯

ge照明ies文件_ge照明退出中国_ge照明 亚太市场

在2018年的两大行业盛会Light+Building 2018和第23届广州灯饰展上,朗德万斯高调亮相,展示了全新的照明设计语言,即“SCALE”设计理念,可用于家居、办公、商业、工业、户外等各种应用,根据客户需求提供一站式定制产品服务。在欧司朗转型的背景下,朗德万斯体现了“更深的橙色”,继承了欧司朗的照明业务衣钵,并将进一步深化。

11月,LEDVANCE宣布任命其监事会主席Lawrence Lin为全球首席执行官兼董事总经理,接替上任不到九个月的Jacob Tarn博士。与此同时,木林森与LEDVANCE的整合也在加速进行。木林森北美出口业务Forest Lighting将并入LEDVANCE;而朗德万斯位于肯塔基州凡尔赛工厂的St.Production将于2019年9月底前逐步停产ge照明退出中国,预计未来其停产动作还将继续。

这一系列的调整也预示着朗德万斯将力争超越原欧司朗和北美喜万年传统光源厂商的形象,逐步转型为引领行业的创新驱动照明解决方案提供商。

5.通用电气

背负250亿美元巨额有息债务的通用电气集团出售照明业务的消息从2017年开始就一直盛行,令人扑朔迷离,众说纷纭。

继2017年宣布退出亚洲和拉美市场后,2018年2月同意出售其在欧洲、中东、非洲和土耳其的业务以及全球汽车照明业务。买方为Joerg Bauer控制的公司, GE匈牙利公司前总裁,在收购后的过渡期内将使用GE Lighting品牌,之后新公司最终将以原有的Tungsram品牌运营。

2018年11月,GE宣布将其Current子公司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公司American Industrial Partners(AIP)。Current 的业务包括 LED 和传统照明解决方案,以及各种连接的传感器、控件和软件。作为拟议出售的一部分,Current 将根据许可协议继续使用 GE 品牌。GE Lighting 仍在积极出售的 GE Lighting 的北美消费照明业务不包括在交易中。

6.科锐

2016年,德国半导体巨头英飞凌曾宣布以8.5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CREE子公司Wolfspeed(射频功率器件业务)。但该交易在 2017 年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否决。2018年3月,科锐转而宣布以3.45亿欧元收购英飞凌的射频功率器件业务。

此前,科锐高调进军照明应用领域,但其业绩却长期受困于照明应用业务的低毛利。新CEO上任后,不同意原CEO的发展思路,即更注重发展碳化硅衬底各项器件业务,而这些都是他原来的优势项目。此后,科锐又回到了器件业务的轨道上。

7、北美照明企业涨价

2018年5月起,北美照明厂商Acuity品牌和Eaton(Cooper Lighting的母公司)率先宣布涨价;此后,Venture Lighting、RAB Lighting、GE的Current、LEDVANCE的North American Sylvania、松下的ULT等厂商的产品价格相继上调,部分厂商更是多次上调产品价格。

ge照明ies文件_ge照明 亚太市场_ge照明退出中国

之所以会出现这波涨价潮,不仅是因为LED照明的高速发展挤压了传统照明产品的生存空间,使其失去了规模效应和原材料、人力、物流等成本。RAB Lighting也因成本上升和市场复杂性于去年底宣布退出加拿大市场。最重要的是应对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301调查的影响。

8. 日亚化

2018年7月,日亚化学宣布,由于照明和背光对LED的需求持续旺盛,以及LED业务向汽车照明等领域的扩张,决定在其位于德岛县的鸣门工厂建设新工厂,扩大LED生产能力。新工厂的总投资(包括厂房建设成本和设备投资)预计将达到16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6亿元)。建成投产后,预计2021年鸣门工厂的LED产能将扩大到现在的2倍。

另据报道,日亚化学还计划于2018年下半年在华南建立合资工厂,生产用于智能手机和汽车照明的LED产品。日亚化学将持有合资企业 18% 的股份,其中还包括台湾。光电技术。

日亚化成是世界前五的LED制造商之一。其主营业务为LED器件、荧光粉、电池材料等。日本本土5家工厂分别位于阿南(总公司和两家工厂)、德岛、鸣门和加护岛。其中,LED器件营收超过2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此次扩张,也是一向谨慎的日亚化学应对激烈竞争环境的一种策略。

九、日照企业战略收缩

近年来,随着日本LED替代市场日趋饱和,以及中国企业的快速进步,日企整体业绩低迷。其中,本土双雄松下和东芝首当其冲。灯饰厂。东芝也先后关闭了几家当地的照明工厂。在2019年3月底决定关闭沼津工厂后,其当地的灯饰厂将只有一个鹿沼工厂;LED业务;还将中国照明业务打包出售给康佳照明。2018年11月,由于连年亏损,NEC也宣布退出照明业务,将旗下的NEC照明出售给日本未来基金(NMC)。NEC照明2017年营收约为17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6亿元),

目前,日本照明应用企业在日本及东南亚仍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整体战略在萎缩。

10、晶元光电

今年5月,台湾LED大厂晶电宣布,到今年年底,计划将三大事业部分拆为三个公司:晶电企业、晶电半导体、晶电科技。初期,晶电将持有另外两家公司的股份。不排除独立上市。

三个公司中,晶电企业负责LED和激光业务,晶成半导体涵盖VCSEL(垂直腔面发射激光器)和功率电子元器件代工业务(主要是硅基氮化镓功率器件),晶电科技是主要业务模块及元器件相关业务。

分而治之也是为了应对去年以来中国大陆芯片厂商的大举扩张,以及照明、背光、显示器等市场的价格冲击。它已将重点从LED产能军备竞赛转移到VCSEL、激光和功率器件代工等利基业务。

ge照明 亚太市场_ge照明ies文件_ge照明退出中国

11. Fagerhult/iGuzzini hold together for warmth

2018年10月,瑞典灯饰制造商Fagerhult以3.8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0.1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意大利灯饰品牌iGuzzini。iGuzzini总部位于意大利雷卡纳蒂,2018年营收约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78亿元),员工1470人。合并后的新公司预计年销售额将超过80亿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0.82亿元)。瑞典的Fagerhult和意大利的iGuzzini都是照明领域的知名品牌,此次合并也是典型的强强联合。

12、车灯并购接连不断

(1) LG收购ZKW

2018年4月,LG集团旗下LG电子以1.44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5.48亿元)的高价收购奥地利汽车照明企业ZKW,成为LG集团历史上最大的并购交易。LG电子将以7.7亿欧元(约59亿元人民币)持有ZKW 70%的股权,并将以3.3亿欧元(约25.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剩余的30%股权。. ZKW成立于1938年,老牌汽车照明厂商,主要为宝马、奥迪、保时捷、大众等欧洲品牌提供汽车照明产品。2017年,其销售额达到约12.6亿欧元,过去五年年均增长率达20%。其在中国的工厂,金翔照明系统(大连)有限公司,位于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此次收购反映出 LG 电子将汽车照明作为其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新增长引擎。

(2) 麦格纳收购OLSA

2018年7月,全球最大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之一的加拿大麦格纳国际公司宣布以近2.3亿欧元(约17.8亿元人民币)收购意大利汽车照明制造商OLSA S。.一个.. OLSA总部位于意大利汽车之都都灵,2017年销售额为2.42亿欧元,为大众、宝马、戴姆勒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提供汽车照明产品。此次收购也将扩大一直奉行多元化战略的麦格纳国际在汽车照明增长领域的业务。

(3) Varroc收购Sa-ba Automotive

2018年7月,印度汽车照明系统供应商Varroc Lighting Systems宣布收购土耳其Saba Automotive。通过此次收购,Varroc Lighting 还收购了位于伊斯坦布尔附近的 10,000 平方米的制造和技术中心,以及位于保加利亚季米特洛夫格勒的 20,000 平方米的正在建设中的新工厂。该设施将为 Varroc Lighting 提供可扩展的容量,使其能够更好地为欧洲客户服务。Varroc Lighting 总部位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孟买附近的奥兰加巴德,是印度领先的汽车动力总成、电气系统和底盘部件供应商。在中国常州和重庆,它拥有与台湾泰威森合资的Damo Verico车灯厂。

(4)康奈可收购马瑞利

2018年10月,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宣布同意以62亿欧元(约49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其高科技汽车零部件部门Magneti Marelli出售给一家资金雄厚的日本汽车零部件公司。组件公司 Calsonic Kansei。该交易预计将于 2019 年上半年完成,但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两家公司合并后的实体将以 Magneti Marelli CK Holdings 的名义运营。合并后,新公司将在欧洲、日本、美洲和亚太地区运营近200家工厂和研发中心,总营收达15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09亿元),将打造全球第七大全球独立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Marelli 总部位于意大利米兰,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 (FCA) 的子公司,专业从事汽车零部件、系统和部件的研发、设计和生产。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3亿元)。

如今,通用照明市场已成为一片“红海”。汽车照明行业以其高额的市场回报、可观的发展潜力和相对理性的价格竞争,已成为全球厂商密切关注的“蓝海市场”。.

综上所述,国际照明巨头的转型调整是顺应当前形势的举措。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失去了在技术、专利和品牌方面的优势。时代不再重要,深刻影响了自身的盈利模式,同时寻求在照明行业的新阶段重新获得领先地位。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自贬,也不能自大。